消化医学权威名医林肇堂 竟然当过「寒单爷」
栏目:客户案例 发布时间:2019-05-14 22:06
本报资料照片 分享
你相信吗?消化医学权威林肇堂竟然当过另类「寒单爷」,回想起医学院刚毕业时在中南部的兼差岁月,林肇堂形容那是一段「炸寒单的日子」。

林肇堂在台大医学系毕业后,完成住院医师训练,当过总医师,就打算要去开业。刚好那时台大设立了临床医学研究所博士班,但大部分的总医师都不愿意念博士班,创所教授宋瑞楼于是「邀请」林肇堂来念,他的老师王德宏教授也敲边鼓,建议他一周来帮忙六个半天,帮忙替病人做胃镜和看诊,一边成为兼任主治医师,一边念博士班。

在台大,兼任主治医师是没有薪水的,这是从日本时代留下传统。那幺要怎幺样养家呢?有人介绍林肇堂去罗东爱医院看诊。于是他每周有一天一早坐六点多的火车到罗东,帮忙看门诊,为患者做超音波检查,再给罗东博爱的医师上课,晚上回。

这样的兼职,每次可以赚一万元,待遇虽不错,但还不足以养家,林肇堂晚上还在家里开业。

后来罗东博爱医院找到专任主治医师,就跟林肇堂说以后就不用来了。因为还是需要收入,于是他「转进」中南部,分别到沙鹿童综合医院和高雄阮综合医院,这两家医院帮助林肇堂唸完博士班。

依然每天一大早坐六点钟的火车,但方向往南,先到,再坐巴士到沙鹿,到时大概差不多已十点钟,同样看门诊、上课,为患者做超音波。结束一天的工作后,前往朝马站搭野鸡车,杀到高雄时已是晚上,找一个小旅馆栖身,第二天去阮综合医院,同样是上课、病例讨论,看门诊,然后搭飞机回。

这样一趟大概可以收到两万多元,如此林肇堂晚上开业压力就比较小。那时他的孩子出生了,他们租了一个房子,前面隔出诊所,后面是住家,一个月房租就要两万元,只有病人来时才能开冷气,否则电费太高付不起。

靠着风尘僕僕兼差,俭省着支出开业,林肇堂终于念完了博士班。回想起来,真是的辛苦,但也非常有趣。林肇堂发觉自己很喜欢跑这些地方,虽然南来北往,但「这等于是人家用钱请你来,但还教你东西。」

那时只要是看不懂的病,这些地方医院马上送开刀房,让外科医师直接打开看看里面是怎回事。第二天他到了,好不容易台大的医师来了,他们就把病人的x光拿出来,请他诊断。

林肇堂于是就他知道的,说这里怎幺样怎幺样,讲了一大堆。

但院长二话不说,请人捧了一盘「东西」出来,上面盖纱布,打开血淋淋,是昨天手术拿下来的组织或器官。

刚去时,他们考林肇堂三个病人,大概三个都「槓龟」,但林肇堂因此很快学会诊断许多奇奇怪怪的病,而且越来越厉害,跑了十年,后来很少有病例能难倒他。